站内搜索
无障碍浏览手机版数据开放智能互动
分享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新闻发布会
全国顶级文物修复专家汇聚新津——观音寺明代壁画、塑像将迎来500年来首次大修
信息来源:宣传部 发布日期:2017-09-18 【打印】 【关闭

9月9日,全国顶级文物修复专家齐聚新津,为始建于南宋的观音寺明代壁画、塑像、古建筑现场会诊,这座成都明代壁画、泥塑保存得最完好,艺术价值最高的古寺,将迎来500年来首次“全面体检”与整体保护。

国内顶级文保专家会诊观音寺

9日早上,平时很清静的新津观音寺忽然热闹起来,一群人走进观音寺,来到建于明朝天顺六年的毗卢殿前,他们很认真查看具有明显川西风格的竹骨泥墙是否变形,殿内著名的十二圆觉菩萨像壁画是否有空鼓、掉粉;随后又走进建于明宪宗成化五年的观音殿,查看声名赫赫的彩塑群雕是否有破损。

这群人,多数已经鬓发斑白,说着普通话,他们聚在观音寺内,指点着墙壁议论纷纷,是在做什么呢?

成都晚报记者从市文广新局获悉,原来,他们是中国最顶尖的文物保护专家:来自故宫博物院、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国家博物馆、敦煌研究院、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以及省市文物保护机构的权威专家们,他们此来,是为这座已经有500多年“高龄”的古寺的整体保护出谋划策。

位于新津县永商镇境内的观音寺始建于南宋淳熙八年(公元1181年),目前寺内有多座保存完好的明清木构古建筑。其中,毗卢殿内的十二圆觉菩萨像绘于明成化四年,距今已有530多年的历史,天衣飘扬,满壁风动,绘画风格上与北京法海寺壁画相似,年代也非常接近。最引人瞩目的清静慧菩萨像,肌肤以珍珠粉晕染,身披以珍珠粉勾勒的薄如蝉翼的轻纱,被赞誉为比达•芬奇杰作早36年的“东方蒙娜丽莎”。 而观音殿中的明代大型壁塑“飘海观音”,被著名美学家王朝闻誉为“东方维纳斯”。

建筑家梁思成、历史学家顾颉刚都对观音寺壁画赞不绝口,并呼吁对其进行保护。1956年,观音寺明代壁画及塑像被公布为第一批四川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版的《中国美术全集》入选观音寺壁画4幅。2001年,观音寺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观音寺壁画彩塑亟需维护

据新津县文管所介绍,从1946年至今,新津观音寺的古建筑、明代壁画和雕塑都曾经过多次维修保护,在2003年至2009年,曾对观音寺壁画进行除尘,并治理了壁画空鼓等病害。

2016年底,观音殿泥塑出现险情,据调查,是因为泥塑的木头骨架糟朽所致,目前已经对观音殿泥塑采取了一些临时的保护措施,观音殿也因此封闭维护。

为保护这一天府文化瑰宝,此前,成都文物部门邀请了国内修复壁画、彩塑最顶尖的敦煌研究院究院文物保护研究所,对观音寺展开了前期观测工作。敦煌研究院曾经攻克了敦煌壁画的“癌症”——酥碱病害,修复过布达拉宫壁画,近两年,敦煌研究院还修复了山东岱庙、河北北岳庙的明代壁画,目前正在修复鼎鼎大名的山西永乐宫的明代壁画,目前,除已发现的彩塑病害外,还发现观音寺壁画存在空鼓、积尘、粉化、酥碱、颜料层脱落等病害。因此,新津县文管所此次邀请了全国文物保护顶尖专家共商量对策。

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研究所所长苏伯民根据前期的观测情况,提出在对观音寺进行整体勘测的基础上,进行整体保护。这一思路得到与会权威文物保护专家们的认可,专家们建议尽快启动前期调查研究和保护方案编制工作。

据介绍,下一步,将由敦煌研究院、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等联合对观音寺展开勘察和修复。

多学科并用开展勘察评估

据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研究所所长苏伯民介绍,此次对观音寺整体维护,至少需要两到三年时间,其中,对观音殿和毗卢殿内温度、湿度、墙体表面温度、降雨量、空中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粉尘等小环境的监测,需要一年四个季节的不同数据,仅这一环节就需要至少一年以上的时间。

物理学也将派上用场,敦煌研究院将采用一系列高科技设备,对毗卢殿和观音殿的塑像进行三维测绘,以评估塑像的力学稳定性。

在这次全面维护中,还将采取一些“医学”手段,例如采用X光为塑像探伤,采用内窥镜和便携式显微镜全面了解彩塑的破损情况。

最后,化学也将“奋勇上阵”。在修复前,要对壁画和彩塑的制作工艺和材料进行研究,例如,彩塑的主体是以木骨架绑上谷草,然后塑泥敷彩而成,要修复,就要先鉴定彩塑内部木骨架的材质。而壁画在修复前,则需对颜料、胶结物等的材质进行鉴定。

苏伯民介绍,成都地处南方地区,和北方的敦煌有很多不同之处,例如成都的古建筑常常受到白蚁侵扰,此次成都市白蚁防治研究中心就在观音寺中发现了黑翅土白蚁的踪迹,而北方则不存在白蚁问题。此外,北方的壁画都绘制在砖坯墙壁上,而成都的观音寺采用的是川西传统的竹骨泥墙,采用的是有机材料,柔韧性强,容易变形,这也是修复时需要面对的新情况。

苏伯民告诉成都晚报记者,如果壁画附着的竹骨泥墙需要更换,目前的技术可以解决。但如果彩塑的木骨架需要更换,目前还没有现成的方法,也许需要摸索出一些新的方法来,这就需要时间。

与会专家认为,观音寺壁画、彩塑已经有500多年的“高龄”,亟需一次全面的“体检”与修复,此次修复不能赶时间,更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需要在科学严谨的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开展全方位的壁画、塑像病害勘察评估,制定切实可行的保护方案。

四川省博物院副院长韦荃表示,此次由敦煌研究院参与成都观音寺的修复,最大的意义在于对观音寺壁画、泥塑的全面勘察,让观音寺壁画、泥塑有了一份全面的“体检报告”,不仅有助于此次的全面修复,也有助于文保工作人员了解观音寺现存的隐患,以便于后期对这座成都的“国宝级”文物进行预防性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