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五津
贺建平:新津首个奥运赛裁判
时间:2017-08-10 来源:今日新津

       出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贺建平,自幼酷爱运动,尤喜篮球、游泳和足球。

       1973年,他代表新津参加温江地区的中学生篮球赛,1974年高中毕业下乡当知青,参加了新津少年篮球队集训,因身高只有1.7米,只得改任当篮球裁判。在张华福、代义全等老师指导下,逐渐掌握判罚技巧,并在一些县级比赛中任裁判。1976年到云南参军,成为师级篮球队裁判。1980年部队复员后在县文体局工作,直至退休。1987年、1995年,先后考取国家级龙舟裁判证和国家级赛艇裁判证,是新津第一个奥运会赛艇裁判。近30年来,他数十次担任裁判工作,足迹遍布国内多个省市。

       随着裁判执法技巧和水平的不断提高,他在业界知名度越来越大,逐渐由裁判员成长为裁判长、副总裁判长;从2002年开始,在四川省的赛艇、皮划艇比赛中,他一直担任总裁判长职务。从全国性的单项比赛到综合性比赛,从洲际比赛到世界最高级比赛,如全国运动会、全国城市运动会、亚洲赛艇锦标赛、世界青年赛艇锦标赛、奥运会赛艇赛……无不留下他的身影。

促成名校赛艇与新津结缘

       清明刚过,千岛湖风光娇美。湖心深处,波澜不惊,湖滩上,贺建平拉着北大赛艇队的裁判石运佳,一个劲地介绍新津山水的优越之处。说者急切,听者好奇。

       “你到底想说什么?”暮色中,石运佳满脸疑惑地询问着。

       “把你们北大赛艇队和清华赛艇队拉到新津来,你看,可行性大不?”贺建平和盘托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行倒是可行,关键是清华赛艇队,他们能答应吗?”石运佳反问道。

       “我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肯定只有劳烦你去沟通了。”贺建平说。

       短暂的沉默后,石运佳猛地拍了下贺建平的肩膀说:“看来,你是把我底子都摸清楚了啊,好,剩下的事我来做。”

       贺建平如释重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默念到:“谢天谢地,任务终于完成了!”

       结束千岛湖的赛艇裁判培训后,一回到新津,贺建平就马不停蹄地与新津相关领导赶赴北京,奔波于北大和清华两所大学之间,协商具体合作事宜。三天后,北大、清华两支赛艇队到新津参赛的事就顺利敲定。

       2007年5月,沉寂10年之后,新津恢复举办传统龙舟会。赛艇、龙舟同河竞渡,十余万观众直呼过瘾。首次来到新津的北大、清华赛艇队,热闹了新津这座水城,这也是两校首次在国内区县参与赛事。北大、清华两校在川校友闻之十分兴奋,组织上百校友赴新津呐喊助阵。

       在贺建平的努力下,耶鲁、奥塔哥、牛津、剑桥等国外名校赛艇队先后应邀来到新津参与竞技。新津赛艇运动影响力逐年扩大,2010年开始至今,在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赛艇协会的关心支持下,声势越来越大,四川乃至全国和世界,都将目光投向了新津。

       新津每届水上赛事,贺建平总是充当赛艇赛的副总裁判长、龙舟赛的总裁判长角色。赛前赛后,忙里忙外,不亦乐乎。

担任北京奥运会赛艇裁判

       2008年,对于贺建平来说,是他人生最为精彩的时段。8月,他作为四川省第一批奥运会裁判飞赴北京,成为8月9日开赛的奥运会传统项目——赛艇比赛的裁判。也正是这个机会,他有幸见证了中国首夺赛艇奥运金牌。

       作为执法奥运会赛艇比赛的裁判最重要的是沉着冷静,甚至不能喊“加油”,但是在中国队参加的最后一项决赛夺得金牌时,贺建平还是忍不住激动了:因为这是中国队的首枚赛艇金牌!

       这场创造奇迹的比赛中,贺建平刚好担任的是起点裁判,我国运动员就在离他5米远的地方,身为裁判,他只能暗自为她们加油。“比赛最开始,看台的中国观众都十分安静,不想给运动员增加心理压力。”贺建平说,可是4名队员奇迹般地发挥十分出色,现场一度被震撼了。当中国队第一个到达终点时,沉默良久的看台爆发出最热烈的掌声,此时此刻,还坚持在起点的贺建平却一动不动——因为他的眼泪已默默地流了下来。

       作为综合性的运动会,奥运会开幕式的成功代表运动会已经成功了一半,所以组委会对开幕式非常重视。而到现场观看开幕式,也是贺建平的梦想之一。按照统一安排,贺建平在A01区1层“奥林匹克大家庭”观看,与观众席隔断。

       整个开幕式从下午两点就开始有节目表演,其中还有刚刚遭受特大地震灾害的我省羌族舞蹈表演。晚上8时,开幕式正式开始,贺建平的位置很好,就在各国运动员出场的地方,每个节目都看得很清楚。“现场气氛太好了,表演也很完美!”至今,他都念念不忘。

裁判长的真实人生

       平常人眼中,裁判长的身份是神秘的,待遇是丰厚的。贺建平也被人经常问及“你每年出去当几次裁判,肯定挣了不少钱吧?”对此,他总付之一笑。

       国内担任裁判,组委会一般只负责交通、住宿,并发放酬金。如奥运会,组委会只负责往返交通和住宿费(含早餐),两个正餐自理(每餐人民币200元)。酬金标准为:外国裁判每天100美元,中国裁判每天500元人民币,扣除两个正餐后,每天就只剩下100元的酬金了。国内其他的比赛,组委会负责交通、食宿、伙食,然后每人发1000元左右的酬金,平均下来每天也就100元左右。而在四川,国际级、国家级裁判每天的酬金为120元人民币;交通报销也有规定:火车硬卧,轮船三等舱,不得绕道,超支费用自理。

       “有几次担任裁判,就因交通不便而改乘飞机,结果酬金连机票钱都不够。”贺建平认为,尽管这样,他也很高兴去参加比赛。除了对事业的热爱外,还有就是可以依托这个平台,会会自己的裁判朋友。

       裁判生涯中,贺建平也曾遇到过“贿赂”的那些事儿。2003年,在河南的一次比赛中,贺建平担任终点裁判长。8000米赛前,北方某省一教练把他拉到僻静处,表示愿出3000元给他的队员买个冠军,原因是如果没有奖牌,回去就会被炒鱿鱼。

       对这样的请求,贺建平当即予以回绝。那人又苦苦哀求,称没有冠军弄个第三名也行,贺建平也没有同意。随即,贺建平召集终点裁判员开会,要求大家必须认真履职,公正裁判,并将此事汇报给总裁判长。比赛结束后,该队的最好名次是第8名,据传那位教练回去后就下课了。

       岁月如梭,转眼间,贺建平担任裁判已三十年了。年逾花甲的他,已将精力放在了培养年轻人身上,单是为新津就培养了20余个一级裁判,省内外就更多了。足迹遍及西昌、遂宁、崇州、宜宾、射洪等地。以前,每年都要外出当一两次裁判,他表示,从明年开始,将不再外出,把机会留给更多的年轻人。

       遵守职业道德,公正裁判,无愧于裁判的荣誉和称号!多年来,贺建平总是这样坚守着。(文/黑山)


【关闭窗口】